战至巅峰
周满看完了病人,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两个桃子来,给白善个,自己拿了一个,就坐在栏杆上一边啃着桃子一边和他说话,“宋家是怎么发家的?”“说起来是我往前第四任,一位姓吴的县令,他当时请了宋家人做师爷,哦,就是这一位宋老爷的父亲。”“没两年,吴县令在任上病逝,方县令来了,他自带了是也,位宋老太爷不好再在县衙里做师爷,便在盐场里谋了个管事的职位退下去了。”“方县觉得他识趣,就一直没动他,没两年,他觉得自己纪大了,于是从盐场里退下,让他儿子,也就是现在位宋老爷去接手盐场的管事职位。”白善道:“当时方县没把盐场管事这一不入流的小吏放在心上,盐场基本还算是在县衙的控制中,他说话还是管用的。”“但这宋老爷可比他父亲厉害,一直在见缝插针的往里安插自己的人手,大到底的小管事,小头目,小到每新选进去的煮盐的长工,他就这么慢慢经营着,等方县走的时候,盐场已经有半数人在宋老爷手下了。”“接手的刘县令稀里糊涂的被辖制住,”善叹息道:“方县丞说,当时刘县令上任,宋家这边就给了下马威,然后不等和刘县令关系恶化,又送上了大笔银钱,这一打一捧,刘县便被唬住了,还以为宋家在这儿是多厉害的乡绅,所以不敢轻举妄动。”“等过个两三年,他摸清楚了宋的底细,宋老爷已经把盐场那全握在了手里,而且这几年刘县令和宋家
大陆综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