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至巅峰
白善很好奇,“方县丞,你这是怎么了?”方县丞抬起头来,抹了一把脸沧桑的和白善道:“白县令,傩戏只怕要不行了。”白善:“我都昭告天下对,是昭告整个北海县了,现在你说不行?”他抬头看向低头站在院子里的人,好奇的问:“我看他们的装扮虽然有些破烂,但扮相还可以啊,为什么不行?”院子里的人便齐齐往两边一站,露出后面一个阎扮相的人,他坐在地上正捂着,看到白善,花花白白的脸上就流下眼泪来,
大陆综艺推荐